獐子岛居民直言看不起集团高层:我们打工他们享福

我要评论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4-11-16 浏览次数:
原标题:獐子岛居民直言看不起集团高层:我们打工他们享福

早晨出发的渔船

装贝苗的塑料筐

作业中的渔船

  导读:距离大连56海里的獐子岛,是被世界公认的海珍品最好产地之一,早在七十年代产自獐子岛的皱纹盘鲍、刺参就作为国宴精品招待过尼克松、田中角荣等中外贵宾。2006年獐子岛集团在深交所上市,被誉为“海上蓝筹”。然而一股“二十年不遇”的冷水团让獐子岛150万亩海洋牧场遭遇灭顶之灾。冷水团是否存在,74亿枚扇贝去了哪里,半个月来这些疑问像迷雾一般一直笼罩着獐子岛。

  獐子岛有名的富裕镇

  獐子岛,距离大连港56海里,由于船程太远,多数大连市民从未登上过獐子岛,他们只知道那个地方产海参。今年5月新开通的两岸幸福号客轮让两岸之间的距离从3个小时缩短到了1个小时50分钟,因此吸引了不少垂钓爱好者。每天早上8点,两岸幸福号从大连港出发,不到10点就能到达獐子岛。这是一座面积不到15平方公里的小岛,由于海岸线迂回曲折,岩礁交错,水产资源十分丰富,现有两个育苗场、六个养殖场和一个水产品加工厂。凭借着得天独厚的资源,獐子岛居民历代奋斗成为了有名的富裕镇,全岛大部分是白墙红瓦的二层小楼,很有欧陆风情。此外,还有依山而建的小学,色彩鲜明可爱的幼儿园、敬老院,随处可见的健身设施。当有几名头部包裹着红、黄头巾,手里拎着海货的妇女走过,你才会意识到这不是陆地小镇,而是海岛。海岛看起来平静无常,但自从10月31日起,这个岛上的人心就已经不平静了。

  10月30日晚间,上市公司獐子岛集团发布公告称,因为北黄海遭遇异常冷水团,公司150万亩海洋牧场遭遇灭顶之灾,受此影响,今年前三季度,獐子岛将巨亏8.12亿元。公告发布后,獐子岛的平静被打破,调查机构、媒体纷纷上岸展开调查。

  獐子岛人既是居民也是股东

  早上不到6点,獐子岛岸边上就有渔船出发,船上印着“辽长渔×××号”,或者“獐子岛集团”的字样。这些船只有负责捕捞的,也有撒苗的。海岸边上,三三两两的居民聚在一起就会聊到獐子岛集团亏损的问题,但当有陌生人上前询问,岛上的居民都显得很谨慎。“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是居民的普遍反应,因为獐子岛的居民有着多重身份。他们既是獐子岛镇的居民,又是獐子岛集团的股东,有些更是獐子岛集团的员工。公开资料显示,1992年,獐子岛组建了渔业集团。2001年,大连市正式许可獐子岛改制成股份有限公司。獐子岛政府出资成立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另外褡裢、大耗、小耗三个村委会成立了三个经济发展中心,这四个集体所有制企业代表全镇人民持有公司99%以上股份。2006年9月28日,獐子岛在深交所上市,并成为中国农业第一个百元股,镇政府代替1.5万岛民持有公司上市后60%以上的股份。目前全镇1万多名居民,每年每人均可收到1500元左右的股权收益金。

  岛上居民虽然身为股东,但却很少关注股市动态,他们只关心年中和年底的分红。巨亏公告发布之后几天,他们依然过着平静的生活。媒体的到来他们才知道集团今年亏了。11月2日,镇政府召开了两次会议,由獐子岛集团管理层介绍情况并解释原因,参会的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居民代表以及各委员会代表。在獐子岛本地电视台《海岛新闻》中,几位接受采访的居民均表示,任何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都会遇到困难,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甚至有代表提出放弃今年的分红,帮助公司渡过难关。

  “眼前这片海我们碰不得”

  对于有些代表的“高觉悟”,李丽表示了不同的看法。李丽没有工作单位,是位全职家庭妇女。她认为獐子岛集团除了每年那点分红,并没有给她带来别的好处。李丽说,岛上看起来好像挺有钱的,房子都盖得不错,但最近这些年居民的收入并不高,以前有点钱都投在房子上了。现在岛上的居民都是靠獐子岛集团吃饭,在獐子岛集团工作的除了分红还能拿个2000块钱左右的工资,但不在那工作的,就很难谋出路。“因为海是公司的,不是个人的,我们没法下海。”

  每天下午两点左右,李丽和隔壁家的大姐都系着同样款式的围巾,拎着一样的铁桶和铲子来到獐子岛北岸赶海。就在这时,一名穿着獐子岛蓝色工作服的男子也牵着一条狼狗在附近遛。相遇时,李丽笑着调侃这条狼狗吃的毛发油亮,但她心里却有些不舒服。“这是看着我们呢,不让赶海,每天都在这巡逻,南边查的更严,靠近都不行。”李丽就在岸边上捡点不值钱的海菜,有被浪带到岸边的虾夷扇贝、海参一般不敢捡。二十多块钱一斤的扇贝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奢侈之物,很少自己去买。“渔民本来就应该是靠海吃海的,可眼前的这片海我们碰不得,股东也不好使。”

  李丽很看不起獐子岛集团的高层,她认为高层都在大连享福,而岛上居民都在为他们打工。一名身着獐子岛工作服的员工也向记者表示给獐子岛干没意思。在长海县的其他岛上,允许个人承包搞养殖。自己承包一片海域搞养殖,收入都不少,赶上气候了也是能赚大钱的。但在獐子岛,都成了打工的了。

  面对8亿元的亏损,150万亩扇贝绝收的质疑,当地政府曾开会嘱咐居民,应对媒体时有些事可以讲有些事不可以讲。但多位岛上的居民都表示从未听说过所谓的“冷水团”,底播造假的说法却有所耳闻。11月份,正是獐子岛集团底播苗种的时节,每天有20多艘船在海上作业。贝苗被装在白色的塑料筐里,筐上满是网眼。渔船将苗种送到底播船上,底播船开向底播海域。到达指定位置后,工人直接将塑料筐里的贝苗倾倒在海里。有多位身着獐子岛工作服的员工表示,2011年底播的苗种中掺杂了石块和沙子。尤其是在黑天,苗种往海里一倒,根本看不清里边到底有什么。

  大连总部门禁严格

  除了獐子岛镇,56海里以外的獐子岛集团总部在这半个月内也在忙着应对投资者和媒体的质疑。獐子岛集团总部位于大连东港商务核心区万达中心的26至28层,4000多平米,270度海景办公的工作环境,也被巨亏8亿的迷雾笼罩。进入万达中心,需要遵守严格的登记制度,大堂工作人员表示獐子岛集团曾嘱咐过,乘坐电梯到达26至28层时,也必须刷卡才能进入办公区。有工作人员表示,公司上下不允许谈论此事。尽管獐子岛集团处于风口浪尖,但对于销售部门来说,他们近期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双11”的销售。在其办公区域贴有多张备战双十一的海报。在这半个月期间,销售部门一直处于加班状态。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曾表示,建立以互联网为核心的O2O消费者服务平台已经成为公司重点构建的三大平台之一。今年也是獐子岛第一次参与电商“双11”大战。

  獐子岛集团自10月14日停牌,原计划11月3日复牌。但直至今日,仍然没有复牌。11月4日獐子岛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于对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问询函》,要求公司就部分底播虾夷扇贝大额核销并计提跌价准备事项进行自查,并要求相关机构就上述事项出具核查意见。证监会在11月6日也表示正在核查獐子岛相关情况。但目前,相关单位还没有有价值的信息披露。

  獐子岛控制的海域近半被抵押

  獐子岛集团起步可以追溯到1958年,几代人奋斗至2006年上市,这之后也一直表现不错,被誉为“海上蓝筹”。但回顾最近几年獐子岛的业绩却出现了下滑。2012年,獐子岛实现营业收入26.17亿元,相比2011年下滑10.92%。净利润仅有1.17亿元,相较2011年净利润4.98亿元,一年之间下降了76.49%。在2013年,公司业绩也明显低于预期。2013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6.21亿元,实现净利润9494.28万元,同比下降8.27%。尽管獐子岛给出了台风影响、深水区歉收等原因。但早有研究人士认为其存货中“消耗性生物资产”不合理变化等反常现象。有投资人士认为其资金压力大,靠银行抵押和短期融资券来缓解资金链压力。

  根据2006年至2014年的财报,獐子岛集团拥有海域使用权的控制面积从2006年的65.6万亩飙升至2013年的360万亩,而根据2014年中报,其中178万亩用于抵押,相当于其近50%的海域用于抵押融资。

  另外,最近几年,獐子岛也利用短期融资券来融资。其于2010年、2012年和2013年先后4次发行短期融资券,其中两次5亿元,两次4亿元,共计18亿元。由此可见,银行抵押贷款和短期融资券为獐子岛最近几年的业务扩张和资本支出提供了资金。

  但獐子岛巨额的银行抵押贷款以及短期融资券所带来的高额利息,也考验着企业的资金链管理。2013年,公司利息支出高达7419.48万元,2014年前6个月,利息支出为4779.87万元。2013年利息支出占当期营业利润的比例高达91.82%,2014年的数据更是达到了101.61%。而在2011年,公司利息支出占当期营业利润比仅为5.37%。

  从獐子岛的负债情况来看,獐子岛目前确实面临一定的资金压力。其2014年三季报显示,獐子岛负债合计达到37.99亿元,其中短期借款为26.8亿元,长期借款为7.2亿元,而公司账上货币资金仅为8.21亿。

  文并摄/本报特派大连记者 匡小颖(北京青年报)

window.HLBath=1;

(来源: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獐子岛居民直言看不起集团高层:我们打工他们享福

早晨出发的渔船

装贝苗的塑料筐

作业中的渔船

  导读:距离大连56海里的獐子岛,是被世界公认的海珍品最好产地之一,早在七十年代产自獐子岛的皱纹盘鲍、刺参就作为国宴精品招待过尼克松、田中角荣等中外贵宾。2006年獐子岛集团在深交所上市,被誉为“海上蓝筹”。然而一股“二十年不遇”的冷水团让獐子岛150万亩海洋牧场遭遇灭顶之灾。冷水团是否存在,74亿枚扇贝去了哪里,半个月来这些疑问像迷雾一般一直笼罩着獐子岛。

  獐子岛有名的富裕镇

  獐子岛,距离大连港56海里,由于船程太远,多数大连市民从未登上过獐子岛,他们只知道那个地方产海参。今年5月新开通的两岸幸福号客轮让两岸之间的距离从3个小时缩短到了1个小时50分钟,因此吸引了不少垂钓爱好者。每天早上8点,两岸幸福号从大连港出发,不到10点就能到达獐子岛。这是一座面积不到15平方公里的小岛,由于海岸线迂回曲折,岩礁交错,水产资源十分丰富,现有两个育苗场、六个养殖场和一个水产品加工厂。凭借着得天独厚的资源,獐子岛居民历代奋斗成为了有名的富裕镇,全岛大部分是白墙红瓦的二层小楼,很有欧陆风情。此外,还有依山而建的小学,色彩鲜明可爱的幼儿园、敬老院,随处可见的健身设施。当有几名头部包裹着红、黄头巾,手里拎着海货的妇女走过,你才会意识到这不是陆地小镇,而是海岛。海岛看起来平静无常,但自从10月31日起,这个岛上的人心就已经不平静了。

  10月30日晚间,上市公司獐子岛集团发布公告称,因为北黄海遭遇异常冷水团,公司150万亩海洋牧场遭遇灭顶之灾,受此影响,今年前三季度,獐子岛将巨亏8.12亿元。公告发布后,獐子岛的平静被打破,调查机构、媒体纷纷上岸展开调查。

  獐子岛人既是居民也是股东

  早上不到6点,獐子岛岸边上就有渔船出发,船上印着“辽长渔×××号”,或者“獐子岛集团”的字样。这些船只有负责捕捞的,也有撒苗的。海岸边上,三三两两的居民聚在一起就会聊到獐子岛集团亏损的问题,但当有陌生人上前询问,岛上的居民都显得很谨慎。“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是居民的普遍反应,因为獐子岛的居民有着多重身份。他们既是獐子岛镇的居民,又是獐子岛集团的股东,有些更是獐子岛集团的员工。公开资料显示,1992年,獐子岛组建了渔业集团。2001年,大连市正式许可獐子岛改制成股份有限公司。獐子岛政府出资成立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另外褡裢、大耗、小耗三个村委会成立了三个经济发展中心,这四个集体所有制企业代表全镇人民持有公司99%以上股份。2006年9月28日,獐子岛在深交所上市,并成为中国农业第一个百元股,镇政府代替1.5万岛民持有公司上市后60%以上的股份。目前全镇1万多名居民,每年每人均可收到1500元左右的股权收益金。

  岛上居民虽然身为股东,但却很少关注股市动态,他们只关心年中和年底的分红。巨亏公告发布之后几天,他们依然过着平静的生活。媒体的到来他们才知道集团今年亏了。11月2日,镇政府召开了两次会议,由獐子岛集团管理层介绍情况并解释原因,参会的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居民代表以及各委员会代表。在獐子岛本地电视台《海岛新闻》中,几位接受采访的居民均表示,任何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都会遇到困难,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甚至有代表提出放弃今年的分红,帮助公司渡过难关。

  “眼前这片海我们碰不得”

  对于有些代表的“高觉悟”,李丽表示了不同的看法。李丽没有工作单位,是位全职家庭妇女。她认为獐子岛集团除了每年那点分红,并没有给她带来别的好处。李丽说,岛上看起来好像挺有钱的,房子都盖得不错,但最近这些年居民的收入并不高,以前有点钱都投在房子上了。现在岛上的居民都是靠獐子岛集团吃饭,在獐子岛集团工作的除了分红还能拿个2000块钱左右的工资,但不在那工作的,就很难谋出路。“因为海是公司的,不是个人的,我们没法下海。”

  每天下午两点左右,李丽和隔壁家的大姐都系着同样款式的围巾,拎着一样的铁桶和铲子来到獐子岛北岸赶海。就在这时,一名穿着獐子岛蓝色工作服的男子也牵着一条狼狗在附近遛。相遇时,李丽笑着调侃这条狼狗吃的毛发油亮,但她心里却有些不舒服。“这是看着我们呢,不让赶海,每天都在这巡逻,南边查的更严,靠近都不行。”李丽就在岸边上捡点不值钱的海菜,有被浪带到岸边的虾夷扇贝、海参一般不敢捡。二十多块钱一斤的扇贝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奢侈之物,很少自己去买。“渔民本来就应该是靠海吃海的,可眼前的这片海我们碰不得,股东也不好使。”

  李丽很看不起獐子岛集团的高层,她认为高层都在大连享福,而岛上居民都在为他们打工。一名身着獐子岛工作服的员工也向记者表示给獐子岛干没意思。在长海县的其他岛上,允许个人承包搞养殖。自己承包一片海域搞养殖,收入都不少,赶上气候了也是能赚大钱的。但在獐子岛,都成了打工的了。

  面对8亿元的亏损,150万亩扇贝绝收的质疑,当地政府曾开会嘱咐居民,应对媒体时有些事可以讲有些事不可以讲。但多位岛上的居民都表示从未听说过所谓的“冷水团”,底播造假的说法却有所耳闻。11月份,正是獐子岛集团底播苗种的时节,每天有20多艘船在海上作业。贝苗被装在白色的塑料筐里,筐上满是网眼。渔船将苗种送到底播船上,底播船开向底播海域。到达指定位置后,工人直接将塑料筐里的贝苗倾倒在海里。有多位身着獐子岛工作服的员工表示,2011年底播的苗种中掺杂了石块和沙子。尤其是在黑天,苗种往海里一倒,根本看不清里边到底有什么。

  大连总部门禁严格

  除了獐子岛镇,56海里以外的獐子岛集团总部在这半个月内也在忙着应对投资者和媒体的质疑。獐子岛集团总部位于大连东港商务核心区万达中心的26至28层,4000多平米,270度海景办公的工作环境,也被巨亏8亿的迷雾笼罩。进入万达中心,需要遵守严格的登记制度,大堂工作人员表示獐子岛集团曾嘱咐过,乘坐电梯到达26至28层时,也必须刷卡才能进入办公区。有工作人员表示,公司上下不允许谈论此事。尽管獐子岛集团处于风口浪尖,但对于销售部门来说,他们近期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双11”的销售。在其办公区域贴有多张备战双十一的海报。在这半个月期间,销售部门一直处于加班状态。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曾表示,建立以互联网为核心的O2O消费者服务平台已经成为公司重点构建的三大平台之一。今年也是獐子岛第一次参与电商“双11”大战。

  獐子岛集团自10月14日停牌,原计划11月3日复牌。但直至今日,仍然没有复牌。11月4日獐子岛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于对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问询函》,要求公司就部分底播虾夷扇贝大额核销并计提跌价准备事项进行自查,并要求相关机构就上述事项出具核查意见。证监会在11月6日也表示正在核查獐子岛相关情况。但目前,相关单位还没有有价值的信息披露。

  獐子岛控制的海域近半被抵押

  獐子岛集团起步可以追溯到1958年,几代人奋斗至2006年上市,这之后也一直表现不错,被誉为“海上蓝筹”。但回顾最近几年獐子岛的业绩却出现了下滑。2012年,獐子岛实现营业收入26.17亿元,相比2011年下滑10.92%。净利润仅有1.17亿元,相较2011年净利润4.98亿元,一年之间下降了76.49%。在2013年,公司业绩也明显低于预期。2013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6.21亿元,实现净利润9494.28万元,同比下降8.27%。尽管獐子岛给出了台风影响、深水区歉收等原因。但早有研究人士认为其存货中“消耗性生物资产”不合理变化等反常现象。有投资人士认为其资金压力大,靠银行抵押和短期融资券来缓解资金链压力。

  根据2006年至2014年的财报,獐子岛集团拥有海域使用权的控制面积从2006年的65.6万亩飙升至2013年的360万亩,而根据2014年中报,其中178万亩用于抵押,相当于其近50%的海域用于抵押融资。

  另外,最近几年,獐子岛也利用短期融资券来融资。其于2010年、2012年和2013年先后4次发行短期融资券,其中两次5亿元,两次4亿元,共计18亿元。由此可见,银行抵押贷款和短期融资券为獐子岛最近几年的业务扩张和资本支出提供了资金。

  但獐子岛巨额的银行抵押贷款以及短期融资券所带来的高额利息,也考验着企业的资金链管理。2013年,公司利息支出高达7419.48万元,2014年前6个月,利息支出为4779.87万元。2013年利息支出占当期营业利润的比例高达91.82%,2014年的数据更是达到了101.61%。而在2011年,公司利息支出占当期营业利润比仅为5.37%。

  从獐子岛的负债情况来看,獐子岛目前确实面临一定的资金压力。其2014年三季报显示,獐子岛负债合计达到37.99亿元,其中短期借款为26.8亿元,长期借款为7.2亿元,而公司账上货币资金仅为8.21亿。

  文并摄/本报特派大连记者 匡小颖(北京青年报)

window.HLBath=1;

(来源:中国新闻网)

分享到: